八宝书库 > 香艳激情电子书 > 仙欲逍遥 >

第604部分

仙欲逍遥-第604部分

小说: 仙欲逍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随时都会到来,惩罚不可谓不重。

在确定自己的同族都将它的话记在心中后,晨风重新开始关注那些围绕着孟翔周围的幼鸟的情况,岂料第一眼看过去就带给了它一个巨大的惊喜,其中一个幼鸟的脖项根本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裂口,却没有丝毫的血迹出现。

晨风现在有四个脑袋,其他的三个脑袋都是长出来的,所以它对长出新脑袋的情况还是十分了解的,而那个幼鸟脖子根部突然出现的奇异伤口让它一眼就认出来了,它是要长出第二脑袋了。

太好了!晨风虽然事先预测到那些幼鸟的身上会发生一些情况,它却从来没有那么小的幼鸟就可以长出第二个脑袋了,要知道他据他所知在它这一支九头鸟遗脉中可从来没有出现这种情况,而这意味着它是再清楚不过了。

为了确定自己的猜测没有错,晨风的目光牢牢地锁定在了那脖子根部出现裂缝的幼鸟身上。经过了一番等待之后,它的推断应验了,一个小小的脑袋一点点地探了出来,之后是一条长长的脖子,好像比它原来的脖子还要长一些似的。

其实刚刚长出来的脑袋和原来的脑袋相比还有有着不少的差别的,比如脑袋和脖子都有些细小,而且没有什么,要想达到和原来的脑袋相同或者类似的状态都是需要时间的,快的也需要几天,晨风现在见到的情况却有些颠覆它的常识了。

从新脑袋出现再到它变得原本的脑袋一样,只用了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这让晨风高兴之余,更加对孟翔充满了钦佩,同时也让它下定了决心,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一定要和孟翔搞好关系。

然而,让晨风高兴的事情还在后面呢。原来那个长出了一颗新脑袋的幼鸟并不是一个个例,在其后不算长的时间内就接连有幼鸟长出了新脑袋,甚至出现了同一时间数只幼鸟一起长出脑袋的情况。

从第一只幼鸟长出了第二个脑袋开始,晨风的目光就几乎没有从那些围绕着孟翔的幼鸟身上移开过,直到最有一个幼鸟也长出了第二脑袋。不过尚未等它将心绪平复下来,更大的惊喜就向它袭来了,高台下面的怪鸟也出现长出新脑袋的情况,而数量很多,远远地超过了那些幼鸟的总数。

看着一颗颗新的脑袋从同族的脖项根部不断冒出来,就像雨后春笋一般,晨风的心中无疑是十分高兴的,它有一丝隐忧,新的脑袋长出来后,对充斥于整个山谷中的神奇能量的吸收速度也增加了很多,这会不会激怒孟翔,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出现恶化呢?

第八百九十一章 雷起云生

轰隆隆……就在晨风担心自己的同族吸收多了孟翔弄过来的能量会惹得他不高兴甚至将他们之间的关系搞僵的时候,一阵低沉的雷声突然传入了它的耳朵中,将它吓了一跳。

几乎是下意识的,晨风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居然是是来自山谷的顶部。与此同时,它还是感觉到了比之前孟翔将神奇能量引入山谷时增强了十倍的威压,让它的心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看了一会,却根本就没有看到山谷外面出现什么变化,云淡风轻,清空郎日,晨风的心中感到了一丝惊讶,天气未变,这雷声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不,应该不是雷声,如果只是天气变了,它不应该感觉到如此心惊胆颤啊?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呢?

晨风收回了目光,看向了它的同族,它发现它的同族同样都感觉到了不对劲,睁大了眼睛,眼神中充满了惊异之色,向彼此投去了疑惑的目光,从其他怪鸟眼睛中得到的依旧是疑惑,显然所有怪鸟都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片刻之后,包括晨风在内,连那些挑出来的幼鸟一起,所有怪鸟们都将目光集中到了孟翔的身上,因为它们的直觉告诉它们,此时出现的晴天打雷一定和他有着某种关系。

渐渐地,晨风的心情放松了下来。通过和孟翔的交往,它慢慢地感觉到,如果事情真是孟翔弄出来的,就应该不会对它们有什么不好的影响才对,他刚刚得到它们送出的大礼,应该不会做出对它们不利的事情,再说了,即便他就是将它们全部都杀了,又能够得到什么呢?

仙体残片?从种种情况看,孟翔确实很需要仙体残片,杀了它们的确能够得到一些仙体残片,孟翔只要不是傻瓜他就可以看出来,留着它们一定可以为他带来更多的好处。

就凭着他修炼时可以帮助它们纯净、提升和觉醒血脉,他就是坐着不动,它们也绝对会想方设法为他搞到更多的仙体残片的,他完全可以坐享其成,又何必杀鸡取卵呢?完全没有道理啊。

越想晨风越觉得孟翔没有道理害它们,于是心情就更加放松了,决定静观其变。不过为了安抚族人的情绪,它还是通过神念将自己的想法传递给了它们,并且亲自担保孟翔一定不会害它们。

听了晨风的分析,又得到了它的保证之后,怪鸟们渐渐地安静了下来,选择了和晨风同样的态度,静观事态的发展,不过为了不激怒孟翔,它们集体停止了对神奇能量的吸收,只是关注于从孟翔身上透出的波动对它们产生的影响。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晨风等所有怪鸟除了感觉到来自头顶的雷声更加响亮了之外,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的意外情况,从孟翔身上透出的气息也显得十分的平和,丝毫没有异常的地方。

又过了大约一个时辰,还是发现情况依然没有异常,以晨风在兽的所有怪鸟们才算放下心来,有些刚刚长出了新的脑袋感觉到体内空乏的怪鸟又慢慢地开始了吸收能量,因为所有怪鸟都中断了吸收能量之后,从山谷上方倾泻而下的能量将山谷下部彻底淹没了。

然而情况就像要和怪鸟们开玩笑一般,就在它们的心刚刚放进肚子,头顶之上突然毫无正好地响了咔咔的雷声,惊雷炸响,震耳欲聋,所有的怪鸟都大吃了一惊,虽然没有惊得跳了起来,有些怪鸟的脑袋却是乱甩了起来,自己和自己,自己和其他怪鸟的脖子绕在了一起的情况都有,搞得一片慌乱。

也顾不得脑袋脖子的事情了,所有的怪鸟都未等脑海被雷声震荡所残留不适感消失,就一起抬头看向了山谷上方,它们的直觉告诉它们这一次可能要出现问题了。

果不其然,怪鸟们刚将目光投向了山谷口,立刻就发现了不对劲,一片片云彩就像奔马一般从四面八方飞驰而至,在山谷的正上方聚集起来,并且越聚越多,导致云团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厚,转瞬间就将整个山谷上方的天空彻底封死了,山谷中的光线立刻就黯淡了下来。

一股不安浮上了所有的怪鸟们的心头,很多怪鸟都将目光投向了晨风,虽然它们愿意相信它的解释和保证,事情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它们的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忐忑。

晨风则看向了孟翔,似乎想从他的身上找到答案,一无所获,他合上眼睛,表情平和恬静,根本就窥探不到任何蛛丝马迹,让它根本不知道该任何和自己的同族解释,不过唯一让它感到比较欣慰的是,聚拢在山谷上方,遮住了天空的云彩是白色的,就像棉花堆起来的一般。

思考了一下,晨风依旧选择相信孟翔,于是它再一次安慰它的同族,让它们不要乱,安静下来,等待事情的后续发展。渐渐地,也不知道是晨风的劝慰起了作用,还是它们并没有感觉到真正的危险,怪鸟们也就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时间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包括晨风在内的所有怪鸟却觉得时间有些难熬,甚至连一贯比较安静的围绕着孟翔身边的幼鸟们也都有一些不安分了,开始扭来扭曲,长长的脖子不停地晃悠。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恢复了平静的怪鸟们突然都是一惊,紧接着所有的目光都投注到了孟翔的身上,它们感觉到他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强悍无比的波动,直冲天宇,气势强悍让它们感觉到心头颤抖。

原本想在孟翔身上得到一些信息的怪鸟们都失望了,虽然它们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上爆发出了强悍的波动,他的身上却好像没有出现任何的变化,不要说坐姿坐态,就是连他的表情也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改变。

本能地,包括晨风在内的所有怪鸟都将目光顺着孟翔身上爆发出来的波动的方向看了过去,最后它们的目光都爬出了山谷口,集中到了遮住山谷口的白色云彩上,而且是在中心的位置。

一直显得比较平静的白云出现巨大的变化,尤其是在山谷正上方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漩涡,并且越来越大了,就像平静的水面中被插入了一根巨大的棒子,不停地搅动。

隆隆……伴着云彩中的那个漩涡的体型不断增大,类似于雷鸣的轰鸣声也变得越来越响,越来越具有威势了,听着它们,心脏都不由得跟着颤抖,让它们心中不安和紧张越积越多。

咔!怪鸟们的紧张情绪终于在一声惊天动地的炸雷之后达到了登峰,因为白云之中爆出了一团炫目的白光,让它们的视野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了,一些胆子比较小的幼鸟都扑到了母亲的怀中。

所幸目盲的情况持续的时间并不长,短短几个呼吸之后,所有怪鸟的视力就都恢复了正常,并且眼睛也没有出现它们担心的受伤的情况,毫无一丝不适的感觉,视力也没有出现任何的下降。

不约而同,所有的怪鸟都将木目光击中到了头顶的白云上。此时的白云再一次出现了变化,它上面那个巨大的漩涡彻底消失了,不过云彩本身却像开锅了一般,不停地翻滚着,那情形就像里面隐藏着一个巨兽,正在不停地闹腾着,想要跑出来。

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白色的云彩,怪鸟们都想看一看它究竟还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突然它们敏锐的目光捕获到了什么,虽然因为云彩的存在,让山谷内的光线变得比较的暗淡,它们依然看清楚从空中落下来的究竟是什么东西,纤细而长,居然是一根根的雨丝。

由于山谷中没有一丝的风,针一般的雨丝垂直地落了下来,熹微的闪光让怪鸟们感到有些害怕,就像是一枚枚的细针扎了下来,所以在雨丝落下来的时候,怪鸟们都本能地想要躲开。

很可惜,怪鸟们的愿望并不能够实现,因为那些雨丝几乎涵盖了整个山谷的所有空间,根本就无处闪避,不过一些脑子比较快的怪鸟还是了躲避的方法,腾身跃起,蹿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洞穴,当然了,这个时候它们顾不得那些洞穴是不是自己的了。

一只怪鸟动了,其他的怪鸟纷纷效仿,由于雨丝下落的速度比较的慢,而怪鸟们的速度又很快,所有当几乎所有的怪鸟都躲进了洞穴,雨丝才飘落下来,不过那些躲起来的怪鸟中很多都十分好奇的,瞪着眼睛看着洞外。

很快,那些怪鸟就露出了焦灼的神色,因为不是所有的怪鸟都躲入了洞穴,它们的首领晨风以及那一圈围在孟翔身边的幼鸟就没有动,只是抬头看着下落的雨丝。

想出去将晨风它们给拉进洞穴中来有些晚了,所有那些进入了洞穴的怪鸟也就只能看着,并在心中暗暗地祈祷,它们没有事情,不过不管它们是怎么想的,那些雨丝还是落到了晨风等一干留在外面的怪鸟的身上。

怪鸟们看得很清楚,在雨丝落到了晨风等一干同族的身上时,它们全部都打起了寒颤,就像大冬天被人兜头浇了一瓢冷水,这不禁让它们的心都揪了起来,难道那些雨丝有问题吗?

随着时间的推移,洞中的怪鸟们却渐渐地不再那么紧张了,虽然雨越下越大了,晨风和其他幼鸟的颤动却渐渐地停止了。更为重要是的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孟翔一直没有动,任凭雨水浇在他的身上。

这雨并没有问题?就在一些怪鸟有些忍不住好奇想触碰一下雨滴的时候,晨风的神念传入了它们的脑海:“都出来吧。没有事了,快一点出来吧。”

由于有了晨风的呼唤,很多心中好奇的怪鸟都迫不及待地冲出了洞口,进入了稠密的雨幕之中,而让其他怪鸟奇怪的是,那些怪鸟一触碰到了雨滴,居然也像晨风和那些幼鸟一样,全身直打颤,却没有一个飞回洞穴,反而在雨中不停地飞舞,显得十分的快乐。

第八百九十二章 诡异变化

见到自己的同族飞得那么欢畅,其他的怪鸟也都按捺不住了,纷纷飞出了洞穴,冲入了稠密的雨幕之中,最后除了晨风以及那些围在孟翔身边的幼鸟,几乎所有的怪鸟都在越来越大的雨中上下飞舞,都显得十分的兴奋。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怪鸟们才算终于尽兴了,停止了飞行,不过山谷的底部有一大截浸入了水中,成年的怪鸟还好,不至于被淹没,一些年幼的怪鸟就不行了,整个身体都完全没在水中,不过它们却一点也没有向父母求助的意思,而是欢快地在水中嬉戏着,就像一群鸭子。

很显然,那些年幼的怪鸟并不具有鸭子的本能,绒毛很快就被打湿了,一点点地沉入了水下,然而奇怪的是它们并不显得慌张,而它们的父母也没有出手拯救它们的意思,任凭它们沉入了水底。

那些幼鸟没有做鸭子的天赋,却有着做鱼鹰的天赋,沉入水下之后,它们就在水中游来游去,虽然动作显得有些笨拙,却倒也自在,更为重要的是,它们即便呛水了,也没有出现溺水的情况。

时间流逝,从山谷上方的白云中降落的雨一直在持续增大,渐渐地那些体型很高的成年怪鸟也被淹没在了水下,不过它们却全部没有向高处飞的意思,任凭自己浸入水中,虽然不想那些幼鸟那么活泼,也显露出了几分悠然自得的样子。

从白云中降落的雨水似乎具有着神奇的功效,那些年幼的怪鸟都在以超乎常规的速度成长着,甚至用眼睛都可以看出来,而那些成年的怪鸟也在发生着变化,身上的羽毛纷纷脱落,紧接着又重新生长出来,而且每一根都闪着金属和玉的光泽,一看就具有非凡的防御能力,远非原来的羽毛可以比拟,而且还可以感觉到它们的身体内部正在发生着比羽毛更为巨大的变化,隐隐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架势。

怪鸟们的一切变化,晨风全部都看在了眼中,而且由于它是所有怪鸟中最为强大的一个,所以更加能够明白神奇的大雨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