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香艳激情电子书 > 仙欲逍遥 >

第33部分

仙欲逍遥-第33部分

小说: 仙欲逍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新的发现。”

听见了那名老猎人的报告,娄无量和娄德水父子立刻脸色大变,慌乱之下,娄德水乱了方寸,大声叫嚷道:“撒谎,你在撒谎!伤口里面不可能有有漆树汁的痕迹,我早彻底清理过了。”

娄德水的话刚刚说完,周围的人都将头转向了他,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他自己反倒有些莫名其妙:“大家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敢保证白头金雕的伤口中绝对没有漆树汁。一定是有人陷害我。对,一定是我们出去的时候,姓孟的那个小子和指使他的人在伤口之中抹入了漆树汁,你们一定要严惩他他们。你们一定……”

孟翔厌恶地看了娄无量和娄德水父子一眼,轻轻地一抱拳:“镇长,各位前辈,我有些累了。告辞了。”说罢,他转身,快步下了高台,顺着镇民们让开的道路离开了,他的身后还跟着严实和刘掌柜。

镇长下手的速度还是挺快的,太阳未落上之前,就宣布了对娄无量和娄德水父子的惩罚——全家驱赶出枫树镇。

不过鉴于娄无量这么多年担任治安大队长对枫树镇做出的贡献,将驱逐的时间定在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而且不给他们打上作弊者的烙印,算是给了他们一条活路。

孟翔对于镇长对娄家父子的惩罚,虽然心存不满,觉得处罚轻了,他也无可奈何,毕竟枫树镇的事情不是他能够决定的。

除了孟翔知道了娄家父子的下场之外,当天下午还发生了很多事情,娄家和炼锋号先后送来了各送来了一万两白花花的银子。

原本炼锋号答应给他和严实的酬劳是五千两银子,这一次可能是杨巨源在向他们示好,多了五千两。

看见了两万两银子,孟翔表现得很平淡,反倒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的严实显得很激动,左看一看,右看一看,都舍不得放开了。

孟翔笑了笑,并没有打扰他,而是拿着那个装着十滴枫树精华的瓶子走进了房间,他想看一看这传说中的好东西究竟有什么不凡之处。

岂料就在他打开瓶塞的瞬间,意外发生了,从而也打破了他之前就定下来的的计划。

第四十八章 突生变故

瓶塞刚一拔开,一股淡淡绿色雾气就从瓶口冒了出来。同时孟翔闻到了一股清新自然的气息,那感觉就像春天走到郊外,既有花草树木的香气,又有勃勃的生气,让人放松,让人陶醉。

枫树精华果然不凡!就在孟翔心中发出轻轻的赞叹时,他突然感觉到从脑际冒出了一股淡淡的泛着凉意的东西,顺着他的鼻梁向下流动。

流鼻血了?这是孟翔的第一反应,不过他马上就发现自己错了,他下意识捂住鼻子的手根本没有碰触到任何东西,他的眼睛却确确实实地看见一个奇怪的东西从他的鼻子中钻了出来。

一道绿莹莹的光芒从他的鼻子冒了出来,灵蛇一般钻入了装着枫树精华的瓶子中,而他捂住鼻子的手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似乎那道绿光只是幻觉,实际上根本不存在。

就在孟翔微微发愣的时候,那道绿光从瓶子中跑了出来,只不过它的体积和和颜色都变了很多,体积增加了十倍左右,而它的颜色也有浅绿色变成碧绿色。

那道绿光从瓶子之中出来后,它并没有做任何的停留,甚至以比从他鼻子中钻出来更快的速度缩了进去,而他自己则没有任何感觉。

孟翔困惑地皱了皱了眉头,将那个装着枫树精华的瓶子举到眼前。他锐利的目光让他一下子就看清楚了瓶子中的情况,里面枫树精华涓滴不剩了,干干净净,似乎它里面从来就没有装过任何东西。

孟翔随手将那个瓶子扔到了一边,心中一时之间,他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价值三十万两银子的东西就这么不明不白地不见了。要知道,就是在铁木城,三十万两银子也不是一个小数字,也是可以买到很多好东西的。

发愣了大概有一刻钟,孟翔盘膝坐好,准备做晚课,修炼一下真气。其实他的所谓修炼也只是驱使着体内的真气在经脉中游动。

由于他没有修炼真气的功法,他只能通过这个笨办法增加真气,因为他发现只要驱使真气在经脉中流动,它的总量就会增加。

其实,他完全可以拿着那块神秘中年人给他的牌子去向机关偶人穆大爷讨要中年人留给他的东西。他记得很清楚,只要拿到中年人留给他的那样东西,他就可以获得修炼功法。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始终拿不定主意。

每一次当他拿定主意要想穆大爷讨要东西时,他心中就泛起了一阵犹豫,似乎现在还不是讨要那样东西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来自哪里。

孟翔一边打坐,一边思考着刚才发生的诡异的事情,驱赶着真气向体内阻力比较小的经脉流动。由于他全身经脉基本上都被从老头子坟中冒出的彩光打通了,所以他也不在意真气向什么地方流淌,反正最后总能找到途径回到丹田的。

如果随便换一个炼气期的修仙者,知道了他体内的情况之后,一定嫉妒得发狂。

一般的修仙者,除非是具有传说中先天道体等几种罕见体质,天生百脉俱通之外,他们体内的经脉都是不通的,需要用温养出的真气一个穴道一个穴道地打开,一条一条经脉地打通才行。当全身经脉打通之后,就算是基本上完成了炼气期的修炼。

这时只要积累足够的真气,以特定的手段凝结成道种,就可以真正跨入修仙的门槛了。不过对于修仙者而言,凝结道种是踏上修仙之路的第一道难关关。

很多人一辈子都被卡在这里,直到老死,因为即便完成了炼气的过程,侥幸让体内真气由后天化作了先天,也不过能够增加不到百年的寿命而已。按照树界人的寿命,能够活到二百五十岁是极限了。

由于思绪纷乱,孟翔也不知道自己打坐了多长时间,不过游动的真气距离丹田不远了。就在他准备将真气引入了丹田,结束打坐的时候,一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咔吧一声轻响,既像干燥的小树枝断裂的声音,又像核桃之类的坚果被咬开的声音,最让孟翔感到奇怪的是,那声轻响是来自于他的体内,更准确地是从他的大脑中发出,他可以肯定他的判断没有错。

紧接着,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大脑中快速长大,他虽然无法看见,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而且他相信这种感觉是真实的。

孟翔心中有些慌乱,脊背不由自主地沁出汗水,将衬衣弄湿了,粘在了他的背上,很不舒服。同时他的心跳也加快了,他可以听见一声声急促而响亮的咚咚声震颤着他的耳膜,似乎有一面巨大的战鼓在他的耳边敲响。

面对这种诡异的情况,孟翔自己思维电转,一时之间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所幸他头脑中正在快速生长的、不知道名字、甚至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的东西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不疼不痒的。

大约一刻钟过去,事情终于有了变化,而这一刻钟的等待对于孟翔来说却就是太过漫长,似乎在他的感觉中,时间似乎停住了流动。

他先是感觉到一阵轻微的瘙痒,就像春天刚刚长出来的嫩叶拂过脸颊。很快,瘙痒感消失了,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在顶着他的天灵盖,似乎时间到了夏季,那些长着嫩叶的枝条变粗变壮了,需要更大的生存空间,而他的天灵盖却挡住了它们的去路。

生长似乎是他头脑中那种不知名的东西的天性,即便它被他的天灵盖挡住了,它依然不放弃,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天灵盖遭到的顶挤的越来越大了,他感觉到了疼痛,而且这种疼痛还在变得越来越强烈。

疼痛,孟翔还能够忍受,他害怕的是他头脑中的东西对他天灵盖的推挤。他害怕它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后,会将他的头盖骨直接掀掉。

孟翔心中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要命的是,他居然无法自救,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事态一步一步地向危险的方向发展,无能为力。

就在他感觉自己的头盖骨将要被掀掉的时间,一道亮光在他的脑际亮起,闪动着犀利的光芒,散发着无坚不摧的气势。

是它!是那一道在老头子坟前救了他的刀光!他曾经一度以为他在老头子坟前遭遇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幻觉,现在它出现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对它发出了命令,让它将他大脑中正在顶挤他天灵盖的东西斩断。

原本他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并没有把握一定可以指挥得了那道刀光,在他发出命令之后那道刀光居然动了,不过下一瞬间,他的喜悦心情就烟消云散了,甚至转化成了激愤。

那道刀光是动了,它的目标并不是那个死命顶挤他天灵盖的不知名的东西,而是他的天灵盖,它居然是帮凶。

一瞬间,孟翔的精神高度集中,死死“盯”着那道刀光,它在他的感觉中,它的飞行速度似乎一下子慢了下来,它的每一寸移动、每一分的弧度、每一点的变化……它的一切一切似乎都被他一下子感知到了,也让他多了很多对刀法的领悟。

如果给他一点时间,让他将他现在的感悟融入到《夜战八方》之中,它防御有余而攻击不足的缺点就会得到极大的改善,甚至出现根本性的变化,让它的攻击强于它的防御。

孟翔感觉到自己有些可笑,命都快没有了,居然还去想改善刀法的事情,真是让他自己都有些不可理解。

也似乎正因为他的分神,那道在他的感觉中变得极为缓慢的刀光的速度恢复了正常,似乎是更快了。它只给他留下一抹淡到不真实的虚影,就狠狠地斩在了他的天灵盖上。

在那一刹那,孟翔心中对他的遭遇有了预测:整个头盖骨被那道刀光斩得粉碎,他一定也不怀疑它可以做到这一点。

尽管他炼体大成了,而且修炼了无漏真身,他的骨头变得极为坚韧,他不认为它可以抵挡住那道刀光,它在他的感觉中是无坚不摧的,似乎世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它的锋芒。

孟翔预测到了他的遭遇,却没有预测到最终的结果,那道刀光确实破开了他的天灵盖,不过却不是斩开,也不是大规模的破坏,它只是钻开了一个小小的窟窿,并且也没有给他造成多大的痛苦,只是微微痛了一下,就像被蚊子叮了一下。

它这是干什么?孟翔的心中泛起了层层疑云,不过他很快就没有时间去想这个问题了,因为更为离奇的事情在他身上发生了。

天灵盖被钻出了一个小窟窿,那个长在他脑袋中的不知名的东西一下子找到了出路,嗖地一下,居然从那个小窟窿钻了出去了。他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就像被人蒙住了口鼻,一下被放了开来。

孟翔瞪大了眼睛,并且眼珠子尽量向上翻,他要看一看,那个从他的头顶钻出来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可惜,他的额头挡住了他目光,他的一番努力算是白费了。

就在他准备下床拿镜子看一看的时候,一股凉飕飕的感觉从他的头顶一下子传入了他的大脑,就像从他的头顶灌入了一桶冰水,然后“冰水”顺着他的大脑流遍了他的全身,而被他纳入了丹田的真气似乎也受到了刺激,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行动了起来。

这一次,真气并不是一起出动,而是分成了无数的小股,蹿入了他身体的每一条经脉之中,以闪电般的速度去追赶那些流遍他全身的“冰水”,一遇到就一口吞下去,仿佛它们都变成了嗜血的鲨鱼。

第四十九章 体内畅游

随着时间的推移,孟翔清晰地感觉到了身体内的变化,那些分作无数股的真气在吞噬了“冰水”之后,它们开始迅速壮大,而且也变得凝实了起来,如果它们一开始是气态的话,它们现在就在开始向液态转化了。

同时,他也发现了那些从他头顶不断流入的“冰水”不但对真气的壮大很有作用,对他的身体本身也有很大的帮助。

他除了能够感觉到身体的各个方面都在显着提高之外,他还感到一种很清爽的感觉,就像一个很久没有洗澡的人,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热水澡,洗去了满身的污垢和尘埃。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些真气似乎吃饱了,纷纷退入了他的丹田之中,原本一直显得很空旷的丹田第一次有了暴涨的感觉,就像一个人吃掉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虽然有些撑却很幸福。

失去了真气的吞噬之后,从他头顶流入的“冰水”开始变多,逐渐可以形成一定的规模,在他身体各个部位流动了,从外到内,从皮肤一直到内脏到骨髓都被它们一遍又一遍地荡涤,身体中的杂质和脏东西都被刷洗了干净,让他感到极为的舒畅和轻松,不身体上,心理上似乎也得到了清理。

身体被彻底洗刷之后,杂质和脏东西固然是被清理掉了,它们原本是占着地方,现在一下子没有了,他感觉到了一股隐隐的空虚感。那些“冰水”感受到了他的困惑,它们开始渗入他的身体。

这时它除了清理作用之外,另一个作用也体现出来了,它居然可以促进身体的发育和生长,他可以清晰感觉到在它的灌注下,外到皮肤内到内脏骨髓都在快速生长。

这种生长的速度虽然很快,质量却很高,不但新成长的部位比身体原来的更好,而且它还可以帮助身体原来的部分成长,让它们和新生长的部分一样坚韧和强壮。

这种感觉对孟翔来说实在是太过美妙了,它给予他一种极为充实的感觉,不身体上,心理上也得到了一种充实,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罕见的安全感。

感觉到头顶的“冰水”还在不断地注入他身体,他突发奇想,开始按照《混元无极》中修炼无漏真身的方法,用“冰水”代替真气淬炼身体,让它变得更为坚实和强大。

很快,孟翔的脸上就露出了奇异的神色,他可以感觉到无漏真身的修炼进度在以极快的速度推进,速度远远超过了真气淬炼的效果,而且不是一倍,而是十倍的差距,这让他非常疑惑。

这“冰水”究竟是什么东西?孟翔皱起了眉头。突然一个念头闯入了他脑际,不过他马上就否定了它,因为在现阶段它根本就无法进入他的身体。,很快,那个念头又顽固地从他的脑海深处浮了出来。

难道“冰水”真是灵气不成?虽然他还是觉得不可能,因为前世他那个有幸被修仙门派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