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香艳激情电子书 > 仙欲逍遥 >

第183部分

仙欲逍遥-第183部分

小说: 仙欲逍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过了大约五分钟,他们动了,再次化作了红光,激射而去,速度极快,转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他们走的方向恰好和孟翔离开的方向是一致的。

孟翔并不清楚有人在追赶他,一边赶路,一边看着托在手中的镇天魔塔,眼神中透出了希翼的光亮,不过在希翼之中还夹杂些许的担心和不安。

墨瞳似乎明白孟翔在想什么,安慰道:“主人,你也不太过担心了。镇天魔塔是元始魔祖的本命法宝,具有神鬼莫测的神通,虽然这一个只是仿制品,它毕竟是按照镇天魔塔炼制的,多少还是有一些特异之处的,它一定可以帮助你榨出他的秘密的。”

“如此吧。”孟翔显然对镇天魔塔并没有太大的信心。

原来孟翔始终都没有放弃获取遮天手的秘密,只不过他将寄托在了镇天魔塔上面,它可以帮助他达成目的。

镇天魔塔仿佛具有生命,上面笼罩的黑光就像呼吸一样,一收一缩,明暗交替,十分规律,而且在墨瞳和孟翔的对话之后,它上面的光芒闪烁的频率明显加快了。

孟翔甚至隐隐可以听见了从镇天魔塔传来的惨叫声,而且很凄厉,显然被收入塔中的年轻人正在遭受着巨大的痛苦。

过了大一刻钟的样子,伴着一声参杂着绝望的惨叫,镇天魔塔的光芒全部回缩,收敛进了塔身之中。孟翔的心情也陡然提了起来,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片刻之后,光华一闪,三本尺许见方的书出现在了孟翔的面前,呈半透明状,材质略微有些像水晶,一本是白色的,上面写着记忆碎片,一本是血红色的,上面写着血影魔功残篇,最后一本是黑色的,上面写着遮天手。

“这是……”孟翔将头转向了墨瞳,“墨瞳,这就是我想要的东西吗?”

“不错,这就是主人你想要的东西。”

“太好了。”虽然第一眼看见那三本凭空出现的书,孟翔的心中就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当他从墨瞳的口中得到证实之后,心中依然难掩激动。

略微迟疑了一下,孟翔率先将手探向了他最想知道的遮天手,不过他的手刚刚触碰到它,它就光华一闪,消失了,让他不禁一愣,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梳理着脑海中凭空出现的记忆,孟翔的脸上慢慢地露出了欣喜的笑容。通过融合记忆,他了解了遮天手的一切信息,甚至连于天德(就是被孟翔收进镇天魔塔的年轻人的名字)修炼遮天手的心得都有。

接下来,孟翔又去触碰了一下那本写着血影魔功残篇的书,很快,里面包含的内容就全被他获取了,就像封面上书写的一样,是残篇,里面只有血影魔功功法的前面一部分。

最后,孟翔将手伸向了记忆残片,顿时一股比遮天手和血影魔功残篇合起来还有多的信息涌进了他的脑海,不过当他接受了这些信息之后,神色却前所未有的凝重了起来。

第二百七十七章 血煞威胁

“主人,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了吗?”墨瞳和孟翔相处的时间不短,很快就从孟翔的神情变化中发现了问题。

孟翔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一会才缓缓地说道:“我想我们可能要遇到一些麻烦了。”这时他完全恢复了平静。

“麻烦?什么麻烦?”

“血影魔山有一群人,叫做血煞,数量不多,只有不到百人,不过每一个都是通过重重考验,精挑细选出来的,实力强大。血煞的主要责任就是维护血影魔山的利益,铲除一切对血影魔山不利的因素,而我显然属于被血煞铲除的对象。”

“他们的具体实力如何?”

“血煞分为甲乙丙丁四组,最低的丁组成员的实力都不会比于天德逊色分毫。”

“主人,照你这么说,我们岂不是危险了?”墨瞳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不错。墨瞳,我还要告诉你一个更为糟糕的情况,于天德被收入镇天魔塔之前,他留了给信号,不出意外血煞应该很快就会找到那个信号。”

“主人,怎么办?这样血煞岂不是很有可能找到我们?”

“根据我从于天德那里得到的记忆推断,这种可能性应该很大。”

“这可怎么办啊?”这下墨瞳有些急了。

“还能够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孟翔反倒显得很轻松,“墨瞳,你就不要太担心了。我相信以我们的能力,一定可以渡过这个难关的。”

就在这个时候,孟翔托在手中的镇天魔塔突然亮起了起来,并且亮度的光暗不停变化,频率极快,透出了一种急迫。

孟翔和墨瞳对视了一眼,眼神中都透出了一丝了然:血煞应该追来了。一翻腕子,孟翔将镇天魔塔收了起来,紧接着,墨瞳也从他的肩膀上消失了,虽然通过之前的经验,其他人和妖怪应该看不见墨瞳,他依然不愿意冒险。

嗖嗖……伴着一串尖锐的空气爆鸣声,几道红光以极为嚣张的架势冲向了孟翔落脚的地方,而且在靠近地面的时候,速度陡然增加,并且扩散了开来,形成了包围之势,显然他们发现了他的存在。

就在血煞认为孟翔无处可逃的时候,孟翔一步跨入了一棵大树的下面,就像水滴落入了大海,顿时消失得无形无踪。

血煞们落在了地上,立刻向孟翔消失的地方包围了过去,不过经过一番寻找之后,却没有发现孟翔的丝毫痕迹。

“分开搜”血煞们相互对视了一眼,一个领头模样的年轻人发出了命令,立刻所有的血煞成辐射状,以孟翔消失的地方为中心,向四周散开,快捷无声。

眨眼的功夫,所有的血煞就消失在了空气中的黑色雾气里面。过了大约一刻钟,周围的黑色雾气突然微微翻滚,消失在的血煞们居然再次出现了,而且所有人是一起出现的,甚至距离孟翔消失的地方的距离都一样远。

血煞们相互对视了一眼,眼神中透出了一丝讶异,不过很快在那个领头模样的人一摆手后,所有的血煞就悄然退回了黑色雾气之中,不见了,就像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很快一个小时就过去了。突然在血煞们搜查了数遍却一直没有任何踪迹的大树下,出现一丝淡淡的波动,一圈圈涟漪以某一点为心中扩散了开来,紧接着血煞们苦苦找寻的孟翔从涟漪中间走了出去。

孟翔的脸上有些发白,透出了一些疲乏,显得很劳累的样子。他向四下看一看,身形一闪,立刻没入了左前方的黑色雾气中,消失不见了。

孟翔离开不到五分钟,大树周围的雾气再次出现了波动,那些离开的血煞们再次出现在了大树的周围,在依然没有什么发现后,他们都显得有些泄气。

就在那个领头的血煞准备带人离开的时候,一个身材干枯瘦小的血煞拦住了他,抽动鼻子,深深地吸了几口气,一摆手,带头追了下去,而他追赶的方向正是孟翔离开的方向。

急行赶路的孟翔突然全身一震,向后看了一眼,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恼火:“该死的东西阴魂不散了。”脚下加紧,速度猛增。

刚才孟翔利用他一直修炼的天魔九影中的一个神通——化影,将自己和树影融合在了一起,不分彼此,从而骗过了那些追赶的血煞。

自然了,在这个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个意外,第一次那些血煞的离开居然完全是一个幌子,要不是镇天魔塔示警,他才一点就暴露了。

之后,也是借助镇天魔塔的帮忙,找准了时机,及时逃脱了。不过由于血煞们一起逡巡在周围,让他不敢贸然行动,不得已只能够一直处在化影状态中,而化影的效果虽然好,所消耗的魔气却不是一个小数字。

孟翔原本以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大的努力,怎么也应该将血煞们甩掉了,再不济也能够为自己争取到一些时间,恢复一些消耗的魔气。让他没有的是,他前脚刚离开,血煞们后脚就追了下来。

在血煞们的追赶下,孟翔将速度提高了极限,很快就跑出了数百里。虽然血煞们还没有追赶过来,孟翔本人的直觉和镇天魔塔都告诉他,他并没有将血煞们彻底甩开,他们就在他不远处,甚至他们和他之间的距离正在缩减。

该死孟翔感到十分的憋屈,虽然以往他也遇到过不少的危险,从来没有像这样被动过。他真想回头和那些血煞干上一场,他知道他不能够。

以于天德的实力作为参考,现在的他最多只能够抗住两个,而血煞的实力基本上都比于天德强,一旦遇到两个以上,甚至更多,他就有危险了。

又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孟翔站住了脚步,他被包围了。虽然镇天魔塔会告诉他血煞距离他的远近,却不能够告诉他他们的具体位置。

孟翔飞快地向四周看了一眼,一共六道红光从各个方向一起向他激射而来,黑色的雾气被洞穿出了六个巨大的空洞。人未到,一股强大的煞气就向他扑了过来。

略微感应了一下六道红光的强度,孟翔动了起来,只见他身形闪动,不断移动位置,而在他的身后却留下了一个个一模一样的孟翔,一共九个。

在六道红光距离他还有大约一千丈远的时候,所有的孟翔突然散开,向四面八方飞射而去,位置全部选在红光与红光之间的缝隙中。

六道红光立刻出现了一阵骚动,开始纷纷改变方向,拦截那些试图逃跑的孟翔。那些血煞们的攻击很犀利,面对那些想逃的孟翔毫不留情,发动猛烈的攻击。

就像暴露于阳光下的肥皂泡,在血煞们的攻击下,一个个孟翔碎裂,消失了。很快,所有的孟翔就都消失了。

血煞们顿时一愣,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下意识地闪目四顾。很快,他们就发现了端倪,并不是所的孟翔都消失了,还有一个,不过他距离他们很远了,他是趁着他们攻击其他虚影时,悄然避开了他们,向远处退去。

血煞们暴怒,他们何时受过如此的戏弄,纷纷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化作了一条条红光,向孟翔追了过去。可惜,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远了,要想在短时间内追上几乎是不可能的。

孟翔向身后的血煞们看了一眼,暗暗松了一起口气,瞬间提高了速度,向远处飞驰而去。然而就在认为自己被避开了血煞们的纠缠时,一道淡淡的红光蓦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帘中,速度快极了,在它面前,仿佛空间不存在了,一下子就到了他的面前。

几乎是下意识,孟翔竭力向一旁闪去,那道红光实在是太快了,还是重重地击在了他的肩头上,他立刻感觉到肩头一凉。

百忙之中,孟翔扫了受伤的肩头一眼,他的左肩头上被切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差一点就将他的左臂切了下来。

未等他的身形站稳,红光再次射向了他的面门,这一次孟翔总算看清楚了它的真面目,是一柄尺半长的短剑,为了追求最大的飞行速度,它的上面没有吞口等装饰,只有剑身,通体淡红色,透明质地,有些像水晶。

这一次有了准备,孟翔向左侧一闪,闪过了短剑,不过在它飞向他的时候,它的速度陡增,贴着他的脸颊擦过,留下了一道细长的切痕。

经过两次攻击之后,孟翔初步掌握了短剑的情况,之后它的数次攻击都没有再伤到他,不过孟翔却丝毫也高兴不起来,他被缠住了。

用眼睛扫了一下那六个向他疯狂扑来的血煞,孟翔心中一紧,如果他无法在极短的时间内脱身,必然会陷入了六个,不,算上这个正驾驭短剑攻击他的,一共是七个血煞的包围中,届时他可就危险了。

也许是因为孟翔分心于察看那些六个追来的血煞,又也许是因为那柄短剑攻击方位太过诡异,短剑一下子飞到了孟翔胸前不足三尺处,以它的速度他没有完全躲避的可能了,受伤已是必然。

孟翔的眼神一冷,不仅没有闪避,相反,直接向短剑撞了过去。噗地一声,短剑深深地插入了他的右胸,几乎整柄剑都刺入了他的身体。

那个驾驭短剑偷袭孟翔的血煞顿时心中一喜,不过下一瞬间,他的脸色就变了,短剑刺入了孟翔的胸膛,就像是被焊在了他的身体中,他无法操控了。

这个血煞也算是一个很果断的人,立刻放弃了对短剑的操控,直接跳了出来,飞身拦到了孟翔的面前,准备为其他同伴争取时间,只要他被围住了,他就插翅难逃了。

第二百七十八章 反败为胜

面对阻拦自己的血煞,孟翔毫不犹豫,直接挥拳向他打了过去。拳头撕裂空气,发出了刺耳的爆鸣声,一股强大气劲洪流沛然而出,震荡空间。

血煞面对孟翔的铁拳丝毫不让,挥拳迎击,在他看来孟翔的拳力虽然十分的惊人,他要接住也并没有什么问题。

孟翔的眼睛杀机涌现,挥动的手臂上陡然粗壮了几乎一倍,皮肤上浮现了鱼鳞状的鳞甲,特别是他的拳头上甚至出现了尖锐的骨刺。

一个强大数倍的气劲从孟翔的拳头喷涌而出去,赶上他发出的第一波拳力,汇合起来,一起向血煞轰了过去。

血煞神色一变,眼神中掠过了一丝惊恐,不过他并没有选择避让,而是飞快地收回了拳头,双臂交叉,护在了胸前,看他的架势,是准备硬接孟翔的一击。

砰地一声大响,血煞就像一颗被大棒击中的石子飞了出去,双臂的骨头悉数断裂,被孟翔拳头击中地方甚至全部碎成了粉末,而他的胸膛也塌陷了下去,胸骨碎裂,口喷鲜血。

一拳重创了血煞之后,孟翔并没有露出了任何喜色,他终究被他挡住了,速度慢了下来,而且从血煞身上传递过来的反震力,让他根本无法立刻加速,离开现场。

堪堪卸去身体上遭遇的反震力,孟翔立刻提速,准备以最快的速度撤离现场,可惜晚了。虽然他卸力的速度极快,那六个追赶他的血煞的速度也不慢,他们追上来了。

当机立断,六个血煞立刻发动了攻击,法宝、道术、拳劲……汇聚成了一股浩荡的大潮,向孟翔席卷而去,风云激荡,天地变色。

眼看孟翔就要被大潮吞没了,他的身上陡然射出了炫目的白光,就像针一样插入了血煞们的眼睛,让他们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等他们睁开了眼睛,孟翔彻底消失了,与他一同消失的还是那个被他击伤的血煞。

“追”领头的血煞果断下达了命令,向孟翔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原本他们并不知道孟翔逃向了什么地方,空气中黑色雾气的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