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香艳激情电子书 > 仙欲逍遥 >

第1083部分

仙欲逍遥-第1083部分

小说: 仙欲逍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图案明明就在他的眼前,清晰明白,分毫不差,也可以确定它们在铜柱的位置,而且同样可以做到分毫不差,当长刀斩在铜柱之上开始刻制的时候,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刻制出他记忆中的图案,好像是有一股神奇的在阻挠他,就算他集中了全部的精力,摒除了每一丝杂念,他依旧无法刻制出一个完整的图案来,无论是图案的比例线条各个方面。和原图就没有任何一点相似的地方。

刻制的失败对孟翔毫无意外产生了一定的打击。毕竟那些图案是如此熟悉。并且他就在不久之前还成功过一次,刻制失败的影响远远不止失败本身那么简单,铜柱好像受到了刺激,竟然悍然发动了攻击。显然上一次刻制图案在它之上它没有反应不是没有原因。

原本一直是静止不同的铜柱在孟翔在它之上刻制出了一个面目全非和原图没有任何一处相似之处的图案之后,竟然动了起来,凌空跃起,接着向他猛地砸了过去。就像猛兽扑向了猎物,距离他还有很远的距离,一股强横无比的压力就向他当头倾泻而来,而在压力的作用下,他不仅自己承受了巨大的负担,而且还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身周的空气变得粘稠,甚至是变得凝固,而且则像是一只被困在了粘稠树脂之内的小虫,似乎等待他的只有变成琥珀,不。是被碾压齑粉的下场了。

此时发生在孟翔面前的一切与之前池中人影对他进行幻境试炼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他这一次却可以百分之百地确定这绝对不是幻境。而是真实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如果让它砸中了他,他可以确定他绝对会变成齑粉,就算他的身体强悍到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地步了,铜柱实在是太过于厉害了。

正是因为能够确定这一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是实实在在的现实,孟翔自然不会和幻境中采取同样的应对策略,等铜柱快要砸中他了,才挥刀将它劈成两半,因为以他对铜柱的了解,就算他竭尽全力也是万万没有可能做到这一点的,相反,巨大冲击力会让受到很大的伤害。

孟翔采取了新的应对策略,暂避锋芒,伺机而动,于是他没有向铜柱挥出长刀斩,是对他着的身体左侧劈成了一刀,这一刀展现出了孟翔精湛无比的刀法造诣,虽然看起来是一刀,却在其中蕴含了无数的变化,这些变化都是根据他所遭遇的情况所特意选择,而这些变化的效果也相当的明显,足以让长刀斩的破坏力提升数倍以上。当然了,只是正对当前的情况,如果换一个环境,效果就未必依旧有如此之好了。

这倾注了孟翔不少心血的一刀也展现了极好的效果,受到了来自于铜柱的重压变得近乎凝固的空间被刀锋轻易地劈开了一道口子,虽然并不是很宽大,所及的范围确实相当远的,当它停止延伸的时候,远远地超过了铜柱下砸所能够波及的范围,当然了,前提是它不会改变方向。

几乎在长刀斩劈出的通知,孟翔就开始做出了飞掠的动作,似乎他早早就预料到他的一刀会取得的效果,而这种自信显然是有好处的,至少为他节省了不少的时间,当他开始一块向长刀斩撕裂的口子的底部飞过去的时候,一件让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那根硕大无比正以雷霆之势砸下来的铜柱竟然改变了方向,对着他跟踪砸了过去,而且整个动作还显得极为轻灵自然,相较于它的体型和气势以及速度,怎么看怎么显得怪异。

不过不管铜柱的表现如何的不合常理,对于孟翔而言,情况都是一样的,他再一次遭到了他的攻击,而且这一次他承受的压力变得更大了,似乎铜柱因为他显得比较轻松地就破开了对他的锁定而被激怒了,而相较于它增大了对他施压的压力,他更加重视还是它对精神上的冲击,宛若天河倒泄一般,实在是太过于凶悍了,如果不是他之前经历过了池中人影制造出来的幻境的试炼,他都有些怀疑,他究竟可不可以撑下来。

孟翔依旧没有选择和铜柱进行硬拼,再一次切开了因为重压而变得凝固了的空间,而结果和上一次几乎没有任何的区别,铜柱再一次改变了下落的方向,继续向他砸了过去,而同样的情况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不断在他和铜柱之间上演。

一根硕大无比的铜柱不断改变方向砸向相较于它的体型就像蚂蚁一般的孟翔,如果作为旁观者而言,这种场景是比较滑稽的,说不定还可以引发笑声,不过身为当事一方的孟翔却绝对没有任何一丝想笑的冲动,因为铜柱每一次转变攻击方向对他而言都是生死攸关的事情。只要一个躲闪不开。甚至躲闪的速度稍微慢了一丁点。他就有可能立刻变成齑粉。

尽管孟翔一次次都显得有惊无险地躲过了铜柱的轰击,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之间的距离正在以相当快的速度在缩短。也就是说,如果情况不再发生改变的话,铜柱应该会在不久的将来砸中他,而最糟糕的是。就算他进行种种推演和判断,他一旦被它砸中了,他绝对没有可能完好无损的,至少也是重伤,化作齑粉的可能极大。

孟翔知道自己其实是不用太过担心自己的生死的,他相信当他到了生死关头的时候,池中人影应该不会看着他被砸死的,而以她表现出来的能力,尽管铜柱显得格外的强悍,她要制止它也应该不会太过困难。至少她可以拯救他的性命,这却是他根本无法接受的。

除了等到池中人影出手了。他和她之间原本就处于的劣势地位会变得更加糟糕,还有就是他尊严不容易自己是通过这种方式存活下来的。当然了,这还是因为他现在还可以和它进行周旋,如果达到了生死关头,他的选择相信是会出现变化的。

于是在孟翔的脑海中很快就将池中人影会出手搭救他的念头清除掉了,让他相信自己现在就在孤军奋战,没有任何的外援,如果被铜柱击杀了他就死掉了,他要通过这种方式将自己比如绝境,从而迫使自己激发出最大的潜能,而他会决定这么做是他隐隐地觉得他并不是没有可能扭转劣势,甚至是反败为胜,而且他相信这种感觉是真实的,而且他急于改变当前的处境而产生的幻觉。

想法不同了,孟翔的做法也就不同了,再又一次破开铜柱的锁定的时候,长刀斩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璀璨光华,而紧接着它就表现了与它异常状态向匹配的出色表现,在铜柱变得越来越沉重的重压之下撕裂开了一道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长出数倍的裂口,而孟翔本人也展现了超乎想象的速度,甚至超越了铜柱对他砸过来的速度,让他和它之间的距离再一次拉长了,甚至达到了他第一次破开锁定时和它之间的距离。

距离的拉长确实对孟翔的处境有所帮助,却不会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算他能够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有着同样出色的变化,却依旧无法摆脱来自于铜柱的威胁,因为孟翔现在所在的这个硕大的洞穴实际上是完全密闭的空间。

当然了,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要通过在洞壁上开凿通道的方法解决当前的危机,而且看起来而言似乎很可行的,毕竟铜柱那么大,只要他开凿的通道小一些,它就不可能继续尾随攻击,而且无论从任何一个方面看,岩壁都不可能有铜柱结实,他终究是没有这么做。

他不是不想,而是他的直觉给他以极为强烈的警告,似乎他这么做了甚至会遭遇被受到铜柱攻击更多的危险。尽管他始终也没有搞清楚这种危险究竟是什么东西,他却没有这一份好奇,毕竟他现在的情况比较糟糕了,实在是没有必要在给自己找麻烦,除非脑袋有问题,而他的头脑显然很正常。

拉开了距离之后,孟翔显然很明白这仅仅是治标不治本的权宜之计,所以他立刻就有了新的动作,立刻对铜柱发动了攻击,他决定以攻止攻,就算铜柱很彪悍,他的破坏力也是吃素的,更何况他的手中还有长刀斩这样的利器,遭到了他的攻击之后,它无论是如何也可以等闲视之的。

手臂挥动,长刀斩顿时随着的他的心意变话,一下子就变得很长很大,对铜柱恶狠狠地砍了下去,不过这一刀效果如何,气势都是很足的,如果对手是人的话,绝对会起到很大震慑效果,至于能不能够吓到这一次的对手可就不好说了。

刀光过处,长刀斩竟然劈空了,铜柱面对孟翔的攻击,它竟然选择避让,这不禁让他的眼睛一亮,隐隐地透出了一丝兴奋之色。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外强中干

刀光如雪,孟翔在发现铜柱竟然会主动避让他的攻击之后,似乎看到某种契机,整个人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紧接着就对它发动了凌厉的反攻,长刀斩在的操控之下,化作了一道道白光,不断向它劈开了过去,看那架势倒有一些要将它切成碎片的势头。

实际上,铜柱很很难被切成碎片的,孟翔显然通过和它的接触是很明白这一点的,这个时候他却似乎突然忘记了这一点,对它进行持续的攻击,好像他能够击中它,他就取得了,而问题是铜柱就仿古不和长刀斩有过接触。

在躲避的过程中,铜柱展现了超强的能力,尽管它的体型超级巨大,灵活程度却达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程度了,在孟翔的攻击下辗转腾挪,上蹿下跳,一定和无法和巨大的体型联系起来,显得的是如此的轻灵迅捷。

就算孟翔用长刀斩发动的攻击就像一只勤劳的蜘蛛在织网,将它密密匝匝地给封在里面,其稠密程度甚至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来,它却可以每一次都在间不容发的时刻从中逃逸,让他的努力付诸东流,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面对着铜柱异乎寻常的表现,孟翔的神情没有丝毫的改变,有的只有发动攻击以来一如既往的专注,似乎他的眼睛中除了它再也没有其他任何东西的存在,而他也坚信只要他持续发动攻击,他就一定可以成功地命中目标,不过它表现得如何诡计。

时间却似乎在考验着孟翔的自信,他对铜柱的攻击持续了一段时间了,尽管他的攻击变得更加迅捷和细腻,效果却依旧不好。对手可以任意穿行于他看起来几乎无懈可击的攻击之中。这是一种就算不会让人绝望。也绝对会让人抓狂的状态,作为当事人,孟翔却显得异常平静,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一般。

攻击在时间的流逝中一直在继续着。而且丝毫看不出来双方谁会胜谁又会失败,似乎这种势均力敌的状态会一直持续到永远,实际上是没有什么情况是会永恒不变的,而且很多时候变化还会一种意想不到的状态呈现出来。

在距离孟翔发动反击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仿佛双方看起来会永远保持的势均力敌的状态接受了,而且还是一种出人意表的状态。突然孟翔停止了攻击,仿佛是觉得自己没有可能击中铜柱,不愿意再做无用功了,就在他停止了攻击,准备将长刀斩撤的时候,一直以来以表现极为优异,仿佛能够闪避过任何攻击的铜柱却突然做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动作,向长刀斩撞了过去,并且直接撞在了刀尖之上。

如果说铜柱的表现让人不敢相信的话。那么孟翔的表现则说明他显然是遭遇预料到它会这种表现的,原本看似要想回撤的长刀斩在铜柱向它转过来的同时。就迎着它猛刺了过去,而且无论是从气势还从力度上看,都可以看出来他绝对是早有准备的。

一个向前撞,一个猛刺,造成的结果是注定要比单方的行动要重很多,而这一次也不例外,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尽管铜柱本身的质地极为的坚硬,依旧让长刀斩刺进了很深,尽管没有做到洞穿,从刺入了的长刀斩的长度推算,它之上刺穿了它的三分之一。

孟翔成功地完成了一次对铜柱的重击,来自于铜柱强大重击力也将他撞飞了出去,不过这没有对他造成伤害,因为在长刀斩和铜柱接触的同时,他就松开了刀柄,它会刺入它这么深,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则是他用全力将它射了出去,而他自身虽然也受到了来自于铜柱的冲击力推涌,毕竟仅仅被波及而已,以他的情况直接承受都不会有问题,就更不用说他根本就不会傻乎乎地硬扛。

铜柱虽然被击中了,它依旧是极为强横的,带着长刀斩一路前冲,不过却死去了一贯的灵活,只是从闪到了一旁的孟翔的身侧冲了过去,并没有像之前一般,调整方向直接撞向孟翔。

闪过了铜柱的冲击之后,孟翔也停在了原地,没有再做丝毫的闪避,仿佛他一点也不担心它还会再一次攻击他了,而他甚至还招了招手,将深深地刺入了铜柱的长刀斩给收了,而且在这个过程中,铜柱也没有进行如何的阻拦,似乎受到了长刀斩的这一刺给它造成了极大的创伤。

被孟翔收回了长刀斩之后,铜柱继续沿着之前的方向向前进,只不过它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慢了,就像一根木头在水面滑行,在水的助力之下,渐渐地失去了前进的动力,而对于铜柱而言,绝对不是速度变慢了那么简单,在它的速度降低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它突然发出了咔咔的声音,而伴着声音出现的则是一道道的裂痕。

这些出现在铜柱之上的裂痕显得很突兀,不过发展的速度却极快,眨眼的功夫,就布满了它的全身,而且迅速变得深入和变粗变长,片刻之后,它就变得和他曾经毁灭掉的神火柱一样,开始出现碎块的剥落,并且越来越快,在很短的时间之河,那些碎块就变得像雨点一样了。

孟翔看着发生了巨变的铜柱,眼睛中闪着亮光,显得相当高兴,不过也有一丝的疑惑,虽然他从他对它发动反击中,它所表现出来的异样表现中发现了不正常,从而确定它出现了问题,进而对它发动锲而不舍的攻击,他对它为什么会出现这么的变化,还是有一些疑惑的,因为他十分清楚他这一击虽然十足,却绝对不足以造成如此大的破坏。

孟翔心中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在碎块持续从铜柱上脱落之后不久,他就知道了原因,结果就和他认识到的一样,尽管铜柱的崩溃和他那一刺有着直接的关系。却不是最重要的原因。它起到的仅仅是打破平衡的作用。类似于压死骆驼的最后一跟稻草,而真正让铜柱崩溃的根源则是那些被它刻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